张士卿教授畅谈中医养生之道的艺术美

2011/6/23 9:39:40  阅读数:
3月10日,由甘肃省卫生厅特邀请甘肃省名中医、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享受者、甘肃中医学院原院长、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儿科学博士生导师、中华中医药学会儿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甘肃省中医药学会副会长张士卿教授,通过省卫生厅视频会议系统,以《话说中医养生之道的艺术美》为题,为全省县级以上医疗卫生系统的数千名干部职工做了深入浅出的讲授。
笔者根据张士卿老师的讲稿和录音,将其整理如下,以飨读者。
谈到养生,大家都知道,中医最具有特长,因为中医养生方法最行之有效。而且很多名老中医都是养生之道的践行者,也是修得养生之道“正果”的佼佼者。
这些名老中医之所以能在养生方面取得可喜的成效,最关键的是都能按照中医传统的养生方法和规律去生活起居,去为人处事,去工作学习,去运动锻炼。
所谓中医的“养生”,它的涵义远不同于现代所说的“卫生”。“卫生”,顾名思义,就是保卫、防卫生命的意思,而“养生”,则不仅是保卫、防卫,更重要的是养护、保养、培养。它十分重视营卫摄养身心,以期健康长寿。可见,仅仅“卫生”是被动的、消极的、不够的。而重视“养生”才是主动的、积极的、全面的。而且,从中医的养生之道来看,它不仅有方法,而且有思想、有理论;也不是一种简单的技术,而是一种文化、一门艺术。纵观“养生”的内涵,几乎关系到中国传统文化的所有领域,囊括了优化人类生存环境、善化人类生命质量的一切内容。
“人生代代穷无已”,从最初仰观天象,俯察地理的祖先开始,人们就在孜孜以求地探索着养生的奥秘,不懈不倦地谱写着养生文化的巨幅篇章。
早在春秋战国,思想深邃的哲人智者,如老子、庄子、孔子、孟子等,都曾投入养生研究。他们的研究并不在一般摄养祛病的具体方法,而是把对养生问题的思考和认识作为宇宙观、人生观的有机组成,去探索深层次的精神修养艺术,设计自己理想的人生方式,并欲以此去体验至善至美的人生境界,所以中国的养生学问,一开始就处于很高的起点。
神农尝百草、黄帝作《内经》、伏羲画八卦,虽是历史上的传说,而集先秦时代医学大成的《黄帝内经》行世两千多年,确是中医学理论体系的奠基之作,融汇贯通了当时先进的哲学思想、科学知识,以及众多流派的医疗经验,创立了比较完整的传统医学理论体系,这就使中国养生之道这门学问从一开始就纳入了独特的科学发展轨道。所以说,《黄帝内经》不仅是一部中医理论的经书、中医治病的法书,同时也是一部集中医养生之道大全的宝典,它是中国养生文化中的一枝奇葩。通观《黄帝内经》全书,不难看出,它不仅讲祛病延年的医道,而且讲养生之道的理论和境界,它处处都包容和体现着人生哲学、美学和人生艺术的深刻内涵。
现仅从《黄帝内经》中有关养生之道的艺术美的几个方面,谈谈自己的体会。
四时阴阳,以“顺适”为美
人与自然界息息相关,相依为命,共同存在。人是万物之灵,也是自然界的产物,人只有靠大自然提供适宜的环境和必要的物质才能生存。正如《素问宝命全形论》里说:“天覆地载,万物悉备,莫贵于人。人以天地之气生,四时之法成。”《素问六节藏象论》亦说:“天食人以五气,地食人以五味。五气入鼻,藏于心肺,上使五色修明,音声能彰;五味入口,藏于肠胃,味有所藏,以养五脏气;气和而生,津液相成,神乃自生。”可见,人是离不开自然界的,离开自然界,人类就无法生存。
当然,自然界也要有人类,没有人类的自然界,是没有生机、没有意义、没有价值的。所以老子《道德经》说:“故道大、天大、地大、人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也。”还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同样把人与自然紧密联系在一起。
人是宇宙的缩影,人身虽小,融合天地。《灵枢邪客》说:“天圆地方,人头圆地方以应之;天有日月,人有两目;地有九州,人有九窍;天有风雨,人有喜怒;天有雷电,人有音声;天有四时,人有四肢;天有五音,人有五脏;天有六神,人有六腑;天有冬夏,人有寒热”。还有很多,总之,“人与天地相应者也”。这些看起来,有些牵强附会,但实际上强调一个“天人合一”、“天人相应”的道理。强调了一个人与自然存在着一种“同构”的血缘关系。
既然人禀天地之气而生,就应该首先掌握天地四时变化的规律,从而调和自身的生活起居,使自己能顺应、适应自然界,则自然界的一切都会转为维护生命、摄养身心的源泉,反之,不顺应或不能够适应自然界的四时阴阳变化,则必然会影响健康,甚至酿成疾病,危及生命。
所以,养生就是要使自己的活动主动顺应、适应自然,做到“与天地如一”(《素问脉要精微论》),以保持“生气不竭”(《素问四气调神大论》),从而达到健康长寿的目的。正如《素问宝命全形论》所说:“人能应四时者,天地为父母;知万物者,谓之天子”。
顺应自然的原则,主要是掌握大自然的时空变化规律,并适应性地调节人的摄生活动,诸如生活起居、形体劳逸、饮食情志、导引锻炼等方面,均应做到时顺地宜。故《素问阴阳应象大论》说:“治不法天之纪,不用地之理,则灾害至矣”。所谓“治”,就是治身养生。要治身养生:一是要顺应四时昼夜阴阳消长的特点,即以“法于阴阳,和于术数”为原则,如《素问四气调神大论》所说的“春夏养阳,秋冬养阴”。《素问生气通天论》所说的“暮而收拒,无扰筋骨,无见雾露”。二是因地制宜,不同地域,有不同的摄养方法。如《素问五常政大论》说的“西北之气散而发之,东南之气收而温之。”
下面重点从因时制宜、四时养生方面谈谈养生的方法:
春季养生
《素问四气调神大论》说:“春三月,此为发陈。天地俱生,万物以荣,夜卧早起,广步于庭,被发缓形,以使志生,生而勿杀,予而勿夺,赏而勿罚,此春气之应,养生之道也。逆之则伤肝,夏为寒变,奉长者少。”
春天的气候,和风拂面,杨柳垂金,生机盎然。所以人亦应该顺应春生之气,夜卧早起,散步于郊野,游春于户外,眺园林之春光,观山河之奇秀,纳六气之甘清,或作舞练剑,或行拳练功,或吐纳引导,或缓运四肢,都可舒调气机,畅运气血,开通毛窍,激发生机。当此之时,眼观旭日东升,耳听莺歌燕语,天地万物,欣欣向荣,自然使人心旷神怡,周身充满青春活力。这个时节,千万不要因“春困”而久卧,蜗居室内不见风日,那样会逆其春之生意,而患生郁疾,甚至会使肝伤,而体内阳气不得生发,至夏变为寒病。
中医认为,春季风气当令,但风是一把“双刃剑”,它有二张“脸谱“,既是绿叶的“信使”,也是落叶的“屠户”。正如贺知章的“咏柳”一诗中所言:“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剪刀既可以剪出柳条细叶,同时也可能会剪却人们的健康。这是因为,在这个季节,天气变化无常,所以民间有“春天气候是小孩儿的脸”,说变就变。李清照的词《声声慢》中就说:“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晓来风急!”在这期间,尤其是高年之人,气弱体疏,最易为风冷所伤,所以更需要防护摄养,更应该避风如避剑。这正是“江南春尽尚春寒,添尽征衣独掩关”。在这种情况下出外郊游,就须时备夹衣,不可顿去棉裘。民间俗有“春捂秋冻,老来无病”之说,正是此理。《黄帝内经》中强调“虚邪贼风,避之有时”,也是这个意思。
春主风,风的特点就是善行数变。因此,春季不仅容易患伤风感冒等外感疾病,而且还因“风胜则痒”而多发皮肤瘙痒等过敏性疾患,如“荨麻疹”等。
中医还认为,风气通于肝,有肝病的患者,春季易于反复。春、风、肝从五行来讲均属木,而脾属土,木能克土。春季肝木之气偏盛,亦易横逆克伐脾土,而至腹泻、呕吐、腕腹胀痛等脾胃病症,故《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曰:“春伤于风,夏生飧泄”。肺属金,金克木,但木气偏盛,又可反侮于肺金,引发咳嗽、气喘等肺系疾患。所以,春季并非是一派“惠风和畅”,而在很大程度上,可能引发多种疾病,尤其是传染病流行的季节。因此,中医自古有“风为百病之长”一说。
从中医养生理论上讲,春季阳气生发,人为适应自然界,也应随时补充体内阳气,以顺应其生发之势。但也需注意,生发太过则易化火、上炎。故在阳气生发的春季,为防生发太过,在膳食方面还需注意以清淡为宜,不宜大量实用油腻煎炸之品。否则积热在里,肺胃火盛,上熏于口,则易致口腔溃疡等疾病。肺火宜宣宜清,胃火宜和宜降,古有“三才封髓丹”一方,值得推荐:方中天冬、生地、人参,谓之三才(天、地、人),所谓封髓,亦即滋阴泻火之意。天、地、人三药相配润肺清火、滋阴凉血、益气生津,再合黄柏清热燥湿、泄肾中邪火,砂仁止呕、醒脾降逆,以防寒凉伤胃,生甘草清热解毒,并能和中,共奏滋阴润燥、封髓泄火之功,用于春季不适,火热内蕴,上熏口腔,以致溃疡,针对性强,疗效很好。本病除口服此方外,还可以配合于患处涂抹“珍珠”细粉,以解毒防溃,敛疮复原。这是已故名老中医谢海洲老先生的经验,临床用之确有疗效。
夏季养生
《素问四气调神大论说》:“夏三月,此为蕃秀,天地气交,万物华实。夜卧早起,毋厌于日,使志无怒,使华英成秀,使气得泄。若所爱在外,此夏气之应,养长之道也。逆之则伤心,秋为?疟,奉收者少,冬至重病”。
这是说,盛夏天气炎热,万物繁荣,枝茂叶盛,生气勃勃。而且夏日昼长,养生者应当早起锻炼,不宜懒惰。不要怕日晒,应坚持不懈,运动锻炼。民谚有“夏练三伏”之说,也是符合人体适应夏季长养规律,坚持体育锻炼不停止,才能长功夫的实际情况的。《易经》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正是此理。
夏季,暑湿当冷。“因于暑,汗,烦则喘喝,静则多言”,“因于湿,首如裹”(《素问生气通天论》)。夏天暑湿偏盛,伤于人则易导致阳气外泄,气阴受损,故使人气虚乏力,困重头昏。所以这个季节应该注意防暑。虽说“夏日炎炎正堪眠”,但还是要振作精神,注意劳逸结合。
值得强调的是防暑、避暑,却不可贪凉,大热暑日,不可睡卧于阴凉多风之处,否则极易为寒邪所伤,罹患夏月伤寒。现代“空调病”很多属于夏月贪凉所致。中医认为,夏属火,气通心,所以夏季有慢性病的病人,特别是心脑血管病的人,夏天应当多加注意,即使患感冒,亦可能由肺而转至影响心脏,乃至于危及生命。故于盛夏之季,更宜服用益气强心,化瘀通脉,扶正祛邪的药物,以防护心脏。民谚有“东吃萝卜夏吃姜,不劳医生开处方”之说,夏天吃姜,不仅可以暖胃,符合中医“春夏养阳”之说,而且可以振奋心阳,有助于对心脏的防护。
秋季养生
《素问四气调神大论》说:“秋三月,此为容平。天气以急,地气以明,早卧早起,与鸡俱兴。使志安宁,以缓秋刑,收敛神气,使秋气平,无外其志,使肺气清,此秋气之应,养收之道也。逆之则伤肺,冬为飧泄,奉藏者少”。
这是说,到了深秋霜降,阳气渐下,阴气渐升,气主肃杀,万物凋零。此时,你若早出外游,看到的是古道西风,衰草枯杨,一派“秋风扫落叶”的景象,怎不令人觉得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正如柳宗元的诗中所云:“海畔尖山似剑?,秋来处处割愁肠”。曹雪芹在《红楼梦》中也有“已觉秋窗愁不尽,那堪秋雨助凄凉”的动人诗句。还有“秋风秋雨愁熬人”等。你看“愁”字,即是“秋”与“心”两字组成。所以,秋季的确是一个让许多人思绪纷扬的季节。尤其对老年人,更是如此。宋代大养生家陈直就说过:“秋时凄风惨雨,老人多动伤感,若颜色不乐,便须多方诱说,使役其心神,则忘其秋思”。所以秋季养生,要从心始。秋季以“收”为要,所以“养心”主要是:“使志安宁”,亦就是要心境宁静。怎样才能心境宁静呢?简要地说,就是要“无外其志”,要“清心寡欲”,要“收敛神气”。从正面角度讲,就是要尽可能把精力多用在工作上、学习上,以一颗平常心去看待自然界的一切变化,包括社会、人际关系等等,或静心练气,收敛神气,保持内心宁静,或多接受阳光照射,转移低落情绪,驱散心中的阴霾,保持乐观的心境,让自己天天都有一个好心情。从反面角度讲,则不让心存私利。不要有嗜欲之心,以免自身神气遭受破坏。古语云:“酒色财气四道墙,人人都在里面藏,若能跳出墙外去,不是神仙也寿长”。这里再清楚不过的说明了:人们只有不计较个人得失,尽量做到清心寡欲,才能保持身心健康。
当然话说回来,秋景也并非都是使人惆怅不堪,如果能于秋季外游,观看一下秋山红叶,都将别有一番情趣。
不过,秋季总是以燥气当令,燥邪最易伤人肺气,这个季节,对于患慢性支气管炎的病人来讲。更是注意保养肺脏,如多吃些“秋梨膏”亦可用玉竹煲汤,百合煮粥,芝麻、核桃仁和蜂蜜调服等,以滋阴润肺。《内经》讲秋冬养阴,即是此意。
此外,秋季是气候由热转凉的时候,人体肌表亦处于由疏松向致密转换之际,此时,阴气初生而未盛,阳气始减而未衰,故自然界气温开始逐渐下降,人体阳气也开始收敛,这个时候,人体若能主动接受一些冷空气的刺激,不但有利于肌表致密,而且还能增强人的应激和耐寒能力,从而提高人的免疫功能。秋风拂面不冻身,故不要一下穿戴太厚,要有意让身体“冻一冻”,反倒能使机体的防御机能得以锻炼。所以说,“春捂秋冻”,虽是一个民间养生谚语,但其中富有深刻的科学涵义和实实在在的养生经验。
冬季养生
《素问四气调神大论》说:“冬三月,此谓闭藏,水冰地圻,无扰乎阳。早卧晚起,必待日光。使志若伏若匿,若有私意,若已有得,去寒就温,无泄皮肤,使气亟夺,此冬气之应,养藏之道也。逆之则伤肾,春为痿厥,奉生者少”。
中医认为,严冬腊月,天寒地冻,万物蛰藏,冬眠休息。人亦宜应其气而周密腠理,保养精气,使外不伤于寒邪,内不伤及肾精,则来春就会少病或不病。否则,“冬伤于寒,春必病温”,“冬不藏精,春必病温”。可见,凡是立春前后容易发病的,多与其冬季失于保养有一定的关系。
这里需要说的是,冬季晨练,究竟是早起好,还是迟些好?对此历来争议较大。但从中医“顺适”四时阴阳的养生观来看,晨练也应分季节,春夏秋冬各不同。人应顺适春夏秋冬的生长收藏规律,在晨练上春夏可早,秋冬宜迟,才是合理的。
中医认为,冬属水,气通肾。而肾主骨、生髓,冬季不仅容易伤于寒邪,而致筋骨疼痛,腰腿不便等痹症的发生,而且还常因“水克火”的关系,损伤心阳。因此,心阳本已不足的人,如有心肌梗塞的病人,在隆冬,即小寒、大寒时节,最易犯病,甚至猝死。故应特别引起重视。
至于药食调养方面,我国自古就有“冬令进补”的传统习惯。冬季为藏蛰之令,此时服用滋补肝肾的药物,可以增强肾脏藏精的作用。肾气、肾精充足旺盛,则体力自然充沛,抗病能力自会增强,来春也就不会或少生温热性疾病。而且冬气进补,还可以起到年少者促进生长发育,年长者益寿强体、延缓衰老的作用。
总之,天地自然,四时阴阳,日月经天,江河行地,其规律是最公正、最无情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我们必须“顺适”之,遵循之,否则,必然会受到应有的惩罚,生产生活是如此,养生之道亦是如此。
精神情志,以“恬愉”为美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中说:“天有四时五行,以生长收藏,以生寒暑燥湿风;人有五脏化五气,以生喜怒悲忧恐。故喜怒伤气,寒暑伤形,暴怒伤阴,暴喜伤阳”。“喜怒不节,寒暑过度,生乃不固”。这说明人的情志变化虽是人体正常的情感表现,但亦须有度。过之,则易伤五脏,致人以病。生活中常常见到有些人因情志过极而导致一病不起,所以中医有“百病生于气”之说,认为“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惊则气乱,思则气结”。
《素问上古天真论》中说:“恬?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内经》中还说:“以恬愉为务,以自得为功”,这都是说,人若能充分利用喜乐这种良性情绪和心态,对气血的和调畅达是很有好处的,是有益于养生保健和健康长寿的。其方法就是要有一个平和的心态,要学会自我愉悦,自我安慰,要善于主动发现和寻找生活的乐趣。要能做到知足者常乐,自得其乐,大肚能容,笑口常开。“笑一笑,十年少”,“笑”的确是治病的良药。
生活中,很多人喜欢与别人攀比:他的工作为什么比我好?他的工资为什么比我高?他住的房子为什么比我大?提他当处长,为什么不提我?如此等等。要知道“人比人气死人”。攀比,必然使人产生无尽的烦恼,烦恼缠身,又必然饭吃不下,觉睡不香,久而久之,就会致病魔缠身,如此,则谈何健康?谈何长寿?弄不好还会一命呜呼!所以,《内经》中讲,要“美其食,任其服,乐其俗,高下不相慕,其民故曰朴”。还说“是以嗜欲不能劳其目,淫邪不能惑其心。愚智贤不肖不惧于物,故合于道,所以能年皆度百岁而动作不衰”。
《内经》中说的这种“恬?虚无”的心态说起来简单,但真正做起来并不那么容易。很多人在气头上都爱说“没有过不去的坎”,甚至谈笑风生说“是非成败转头空”。但真正遇到具体事情时,却又是毫厘不让,寸土必争。常常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闹得天翻地覆,不亦乐乎,甚至一气之下,就此“驾鹤西去”。
与此相反,《红楼梦》中的贾母则不然,她的确可谓是一个贤达慧秀女性的代表。贾母之所以能在那个“人生七十古来稀”的年代高寿至83岁,重要的就是她“心宽神宁”、“豁达仁厚”、“乐观开朗”。她虽年高,却有兴看戏,一副“老小孩”的性格。她没有给人那种高高在上的“家长制”作风,而是“喜热闹戏文,更喜虐笑科浑”。还于儿孙们猜灯谜取乐,和晚辈、下人打成一片。用今天的话说,就是能做孩子们的大朋友,对周围的人慈祥宽厚、和蔼可亲。所以,她能深得晚辈们的拥戴和孝敬。古云:“仁者寿”,“乐者寿”,“事若知足心常乐,人能无求品自高”。这显然是符合《内经》“恬愉”、“无为”、以德养生的观点的。
曾有一寿高95岁的老者,有人曾向他请教长寿的经验,他说没有什么经验可谈,只是能做到“百事不愁”、“百事不管”。当然,对于我们来说,不可能“百事不管”,我们必须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必须管好自己应该管的事情,包括自己的部下、家庭、子女等等,但是对于“百事不愁”,则是应该努力学会的。人的一生“不顺心事常八九”,若能在逆境中保持乐观向上的情绪,保持从容平和的心态,做到“事大事小,过去就了”,那对于你的身心健康,自然会有好处。所以,遇到事情请大家一定不要生闲气、生怨气,更不要生闷气,生真气,以免气大伤身,影响健康。
饮食五味,以“谨和”为美
《内经》说,“天食人以五气,地食人以五味”,也就是说,“民以食为天”。但是怎样食,却是有讲究、有学问的。《素问生气通天论》说“阴之所生,本在五味,阴之五宫,伤在无味。是故味过于酸,肝气以津,脾气乃绝;味过于咸,大骨气劳,短肌,心气抑;味过于甘,心气喘满,色黑,肾气不衡;味过于苦,脾气不儒,胃气乃厚;味过于辛,筋脉沮弛,精神乃央”。因此提出了“谨和五味”的养生原则,强调只有五味调和,才能使人“骨正筋柔,气血以流,腠理以密”,“长有天命”。
这一点,就是强调膳食营养均衡论。《红楼梦》中贾母秘诀除心态“仁慈”、“乐观”外,在饮食上不贪食、不偏食,注意避免肥甘油腻,并定期吃斋,适时采取饥饿疗法,平素亦很注意“饥饱适中”等也是重要的方面。
《素问生气通天论》说:“因而饱食,筋脉横解,肠?为痔,因而大饮,则气逆”。《素问痹论》也说:“饮食自倍,肠胃乃伤”。可见过分饥饿,会使人精气不足,而饱食亦易损伤肠胃,致人以病,甚而能酿痰生火,导致气滞血瘀,加速衰老,晚餐过量为害尤甚,因此,民谚就有“吃饭留一口,饭后百步走,能活九十九”的说法。孙思邈也讲“已饥方食,未饱先止”,这些都是有道理的。
有人曾对著名长寿之乡--江苏如皋市几位百岁老人的饮食特点做过调查,他们最根本的秘诀在于:粗细搭配、荤素搭配、远近搭配、凉热搭配,充分保证了身体能量和营养结构的均衡,从而为延年益寿提供了可靠的物质基础。
《素问生气通天论》说:“膏梁之变,足生大丁”。说明饮食还是以清淡为宜,“粗茶淡饭,乐活似仙”。“鱼生火,肉生痰,青菜豆腐保平安”。这是我们国人的传统饮食结构。改革开放以后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饮食结构也不断西化,加之各方面的需要,应酬太多,因饮食结构不合理而引起的病症越来越多。俗话说,“病从口入”,实际上,临床上高脂血症、高血糖、高血尿酸、脂肪肝等等病症都是吃出来的。因此,《素问脏气法时论》中说:“毒药攻邪,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五菜为充,气味和而服之,以补益精气”,至今仍是我们值得遵循的饮食均衡原则。
形神动静,以“兼养”为美
中医养生之道,十分强调“形”“神”、“动”“静”两个方面。形,指形体、身形。神,指精神、魂魄。形与神的关系是相互依存、须臾不离的。“形为神之宅,神为形之主,”“形恃神以立,神须形以存”。只有“形与神俱”,形神俱旺,人才能健康长寿,达百岁之期。
怎样才能做到,“形与神俱”呢?中医认为,“动养形”、“静养神”,也就是说,要想长寿,首先要有一个健全的形体,“流水不腐,户枢不蠹”、“生命在于运动”。《内经》中强调的“知养身”、“动作以避寒”,春三月,要“广步于庭”,夏三月,要“无厌于日,勤于劳作”等等,都是强调运动能使人健康。华陀说:“人体欲得劳动,但不当使极耳,动摇则谷气得消,血脉流通,病不得生,譬犹户枢,终不朽也。是以古之仙者,为导引之事,熊经鸟顾,引挽腰体,动诸关节,以求难老”。并创编“五禽戏”,成为健身术的代表套路。其后的“易筋经”、“八段锦”、“太极拳”等许多运动健身的功法和套路,更是深受群众所爱。
不注意形体的运动锻炼,会对人体健康产生不良后果:“久视伤血,久卧伤气,久坐伤肉,久立伤肾,久行伤筋,是谓无劳所伤”(《素问宣明五气》)。但“动”也要有适度。《内经》讲“不妄作劳”。孙思邈强调:“常欲小劳”。《素问四气调神大论》说:冬三月“无泄皮肤,使气亟夺”等等,都是说不适量的运动亦会影响健康。
至于“静养神”,是说人的精神心理的调养,要在静守中去体验。精神要“内守”,“上古有真人者,提携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寿敝天地,无有终时”(《素问上古天真论》)。这在我们今天来讲,就是修炼静功,调心、入静,或静坐,或站桩,总以清心入静,排除杂念,一心体会体内气血运行的变化,久而久之,则真气充沛,五脏安和,形神健旺,自会长寿。我省名中医李少波老先生高寿百岁,鹤发童颜,思维敏捷,正是得益于他毕生修炼“真气运行法”而从不懈惰。可见,人要健康,不仅要适量的体力劳动、体育运动,还要有适度的修心静养、脑力劳动。只有“神静则心和,心和则形全”,否则“神躁则心荡,心荡则形伤”。所以,要保持健康,就要形神兼养,动静结合,适量适度。关于这一点,我为《内经》“美其食,任其服,乐其俗,高下不相慕,其民故曰朴”一语配一下联:“养吾气,练吾精,全吾神,动静皆适度,吾身自归真”。人若能做到此联中所言,则自能返朴归真,同登寿域。
生活起居,以“守常”为美
中医养生之道,在生活起居方面,特别强调要“有常”。《素问上古天真论》中就有:“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劳作,故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今时之人不然也,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满,不时御神,务快其心,逆于生乐,起居无节,故半百而衰也”。
起居有常,其实就是现在很多人主张的“习惯决定健康”。不良习惯是百病之源,而良好习惯则是健康人生的基础,是长寿的“银行”。
比如《红楼梦》中贾府里“睡子午觉”就是一种良好习惯。从《内经》中我们知道,人体的生发之机从子时开始。子时(23点-1点)“一阳生”,是阳气发动,万物滋生的关键时刻;而午时(11点-13点)则是“一阴生”的阴阳相交时刻。子时是肾所主时,肾水上升,可交于心火,则心火不至于过旺,午时是心所主时,心火下降,则肾水不至于过寒,此二时辰,能充足睡眠,入睡静养,则心肾相交,水火既济,阴阳协调,人自精力充沛。所以,人除了晚上睡觉以外,还应顺天道自然的规律,于午间小睡午休,不仅可以储存精力,而且不干扰阴阳相交,自可使人健康长寿。
周身内外,以“通调’为美
《易经》曰:“一阖一辟谓之变,往来不穷谓之通”。通者,畅通也。从人体而言,许多人之所以不能够健康长寿,这是因为身体不“通”的地方太多了。
中医认为,人体五脏六腑、经络、官窍,乃至于肌腠玄府,处处都要保持通畅,不仅人体体内每一处都要彼此畅通,就是与外界环境、宇宙自然也要保持沟通。可以说,人体本身就是一个通透的世界,与万事万物的联系也应该是“往来不穷”,协调和谐,相互交通。
人体内最重要的是十二经络、奇经八脉,首尾相连,如环无端,内联五脏六腑,外通四肢百骸、五官九窍。不可一处不通,特别是六腑以通为顺,以降为和。六腑直接关乎到人体的气道、血道、谷道、精道、水道等。如果这些地方有哪一处堵住了,哪怕是瘀阻了一点点,疾病都会闻风而至。如临床常见的胆道不通、女子的输卵管不通、老年人的心血管不通,还有平常的二便不通等。归根结底都是气血瘀滞,经络不通。“不通则痛”,如胆绞痛、心绞痛、关节和腰腿痛,不通则百病丛生,所以,只有周身“通调”才是人体健康长寿的必要保证。
关于“通调”之法,方法很多,导引按摩,拍打经络,药疗、食疗、刮痧、拔罐等,都可以随证选用。如:三一二经络锻炼法、八段锦、九转延年法等。方法虽多,但心通、胃通、便通最为关键,有此三通,可得一平。
总之,中医养生之道强调:上配天以养头(可用头部按摩、鸣天鼓、干浴面、赤龙搅海等方法),下配地以养足(可用搓足心、泡双足、足部按摩等方法),中通人事以养五脏(饮食养脾、静坐养心、节欲养肾、舒情养肝、调息养肺)。而前面讲到的:平和的心态、均衡的饮食、适量的运动和充足的睡眠,则是养生保健的四大支柱。
专家简介:
张士卿,男,汉族,中共党员,1945年6月出生,河北邯郸人。医学硕士,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历任甘肃中医学院基础部主任、甘肃中医学院附属医院院长、甘肃中医学院院长。现任中华中医药学会儿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甘肃省中医药学会副会长,甘肃省中医药学会儿科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甘肃省学位评定委员会委员,《中医儿科杂志》主编等职。
张士卿教授从事中医临床、教学及科研工作三十余年。其临床法宗仲景,善用经方,方活药精,师古不泥,注重调理肝脾、养阴护胃,对小儿外感发热、呼吸、消化、精神、神经系统等常见病、多发病及疑难杂症有独到的见解和确切的疗效。先后在国内外中医药学术刊物上发表具有较高学术价值的论文60余篇,合编出版教材、著作10余部。其主持及参与的课题均达到国内先进水平,并分别获甘肃省教委科技进步二、三等奖,甘肃省教委教学成果二等奖,甘肃省普通高校优秀教材一等奖等奖励。1988年曾被国家卫生部授予“全国卫生文明建设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1998年曾被中国教育工会全国委员会授予“全国‘三育人’先进个人”荣誉称号,2001年享受国家政府特殊津贴。2003年荣获“防治‘非典’先进个人”称号,当年还被甘肃科技鑫报社授予“首届甘肃中医名家大型义诊特别贡献奖”。2004年被选为“甘肃省名中医”。2006年荣获中华中医药学会首届“中医药传承特别贡献奖”。2007年荣获甘肃省“五一劳动奖章”。
(甘肃省健康教育所 郑访江整理)
返回上一页】  【打印】  【关闭
  • 新闻搜索